极兔“百世”尴尬:融合效果不及预期
日期:2022-4-12浏览:372次
 

“不是说我们不想做极兔了,而是现在的一系列动作让我们觉得再做下去也是白做。”距离极兔宣布收购百世国内快递业务已过去5个月,近日,极兔二级加盟商李源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发出这样的感叹。

从加盟极兔至今,李源投入了近5万元。在极兔和百世两网融合过程中,他在上一级加盟商的要求下,以约2.4万元收购了当地的百世网点,但由于融合异常导致件量下滑,今年1月,他实际到手的工资还不到2500元。

2021年10月29日,对于老玩家百世集团以及“后来者”极兔速运而言,均是值得铭记的日子。通过一笔高达68亿元的收购交易,前者彻底退出中国快递舞台,后者则借此跻身国内快递第一阵营。

如今,极兔已借百世而接入淘宝系统,不少淘宝用户已签收了由极兔派送的包裹,但淘宝物流信息页面显示的仍是“极兔(原百世快递)”。显然,百世的存在并没有完全被极兔所取代。

去年12月以来,极兔和百世的融合工作似乎并不顺利。最近一个月,记者陆续收到多个城市的极兔一级、二级代理商和原百世二级代理商的反映,在“两网融合”过程中,强制合并、低价收购、以罚代管、不退押金、拖欠工资等情况频繁出现。

末端网点融合过程中的矛盾也传导至消费端,社交平台和投诉平台上充斥着用户对极兔时效性的吐槽,有用户表示自己网购下单会备注“千万别发极兔”。

为了不影响运输,直到今年3月初,还有电商商家在微博上称:“百世和极兔在融网,按照规划2月底就能融合好,结果并没有按时完成,因此在融合完成之前改发其他快递,融合好之后再换回来。”

对于与百世融合的进展以及在末端网点出现的一些异常,4月初,记者曾就此询问极兔方面,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应。

极兔加盟商:并购百世网点不划算

2021年10月29日,百世集团和极兔速递共同宣布达成战略合作意向,百世集团将其长年亏损的国内快递业务以约68亿元人民币(合11亿美元)的价格转让给近年来突飞猛进的极兔,而这笔交易自此成为2021年国内物流行业并购整合的一大案例。

然而,宣布消息只是起点,在随后的业务融合阶段,有大量工作等待极兔来完成。

2021年12月中旬,一份关于极兔和百世两网融合的方案在网络流传开来,对两网融合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场景,极兔提出了四种方案:原极兔和原百世加盟商通过协商后,进行区域拆分,分别成为各自区域内唯一加盟商;原极兔和原百世加盟商通过协商后,其中一方解约退出,另一方成为区域内唯一加盟商;原极兔和原百世加盟商通过协商后,合股成立合资公司,成为区域内唯一加盟商;原极兔和原百世加盟商都退出,代理区寻找新加盟商。

在百世将国内快递业务转让给极兔速递后,原百世的加盟商们势必要考虑自身何去何从。从这份方案中可以看出,“协商”二字频繁出现,且极兔方面希望“所有原极兔和原百世加盟商都能继续在极兔速递网络中,共同成长”。

但现实情况远比上述方案错综复杂。快递公司的网络按照行政级别划分,从区域到省、自治区和直辖市,从地级城市到县级城市、乡镇、村组,对于业务覆盖全国的加盟式快递公司来说,加盟商数千家,末端网点更是多达数万家,“融合”的难度可想而知。

今年以来,陆续有极兔加盟商向记者反映融合过程中的问题,华南区域的极兔二级加盟商李源便是其中一位。

创立于2015年的极兔速递从东南亚市场起家,2020年3月在中国正式营业。2020年6月,李源加盟成为其所在乡镇的极兔二级加盟商。在加盟式快递企业中,乡镇的二级加盟商需要向需要向级别更高一层的县城一级加盟商缴纳各种费用,以获得加盟的资格。根据李源给到记者的说法,2020年6月加盟极兔时,其向其所在地区的一级加盟商缴纳了5000元押金、5000元加盟费以及2400元/年的网络使用费,共计12400元。

2021年9月,原一级加盟商老板决定退出,新老板接管后,要求李源在内的二级代理商们重新缴纳押金。而彼时极兔在快速扩张下实力大增,加盟门槛也有所提高,“(押金)翻倍了,而且之前那5000块钱(押金)他还不承认”。

为了能够继续做这笔生意,李源无奈之下只能按照要求缴纳了1万元。2021年12月,极兔百世两网融合工作开启,然而李源经历的融合却不像方案中描述的那样顺利。

“上级县城网点是强制我们的,他就明摆着说,你不收他(百世),就让他收你,你要做下去,你就必须收。”据李源描述,其所在县城的极兔和百世一级加盟商决定合伙经营,而一级加盟商要求,极兔和百世二级加盟商,两个只能留一个,或者两个都退出,由新人接手。

前期的投入让李源难以割舍,如果选择将自己的网点转让给百世,并非直接与百世加盟商交易,极兔一级加盟商还会从转让费中抽成30%。“目前的情况是,就算我们想转让也很难”。

“从我接手极兔到现在,已经投了5万多元在里面了,如果(一级加盟商)要抽成30%,把这30%算进去,(转让费)最少要7万元。”3月中旬,李源向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一个乡镇网点一天一百来件的货量,开出7万元的转让费,没有网点老板愿意出这个价。

而收购当地百世网点对极兔网点老板来说压力也不小。根据李源透露,其当地百世网点的转让价格计算规则为:百世网点价值=百世6个月(2021年6-11月)的派件量之和除以6乘以9,计算下来,李源被要求收购的百世网点价值约2.4万元。

李源内心并不愿意收购百世网点,在他看来这是一笔赔本的买卖,“我们是不愿意去收的,因为我们都知道百世被收购以后,它的件量会掉下来。”李源称,其所在地百世乡镇网点一天件量大约七八十票,收购百世网点不一定会带来更多快件增量。

转让自己的网点还是收购百世网点,从算经济账的角度,李源进退两难。与李源一样,极兔二级加盟商陈燕也陷入同样的困境。

陈燕向记者表示,如果私下和百世网点老板谈收购,不会要很多钱,但上一级加盟商不会承认,而上级制定的价格又让人难以负担,“融合在一起,就现在来讲也没有多少件货,但要求我们交的钱却很高”。

受困于融合问题的不只是二级加盟商。位于广西某市的宁新也是在极兔刚起网时就入职了当地网点,后来发展成为二级代理商,又在去年9月升到了一级代理商,前后投入资金近20万。在极兔百世融合过程中,由于不接受将自己所管理的区域无条件拆分出去,宁新无法从当地的转运中心拉货。春节过后,宁新尝试了几天到另一城市转运中心拉货,但由于路程增加,成本也大增,每天都在亏损。近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宁新称自己目前资金周转困难,正在想办法筹钱给员工发工资。

百世加盟商:不被极兔认可

受益于将国内快递业务转让给极兔速递,百世集团也终于实现了上市后首次全年业绩扭亏为盈。百世集团此前公布的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实现净利润人民币19.45亿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为人民币6.30亿元。从全年业绩来看,百世集团2021年实现净利润人民币2.10亿元,2020财年同期的净亏损为人民币20.51亿元。

完成国内快递业务转让后的百世集团资本基础更稳固,发展前景也更为清晰,相比之下,百世快递的加盟商们则没有这么幸运。

  宁夏某市的二级加盟商姚晶于2018年加入百世,2020年4月,投入7万元从当地百世一级加盟商处获得了代理百世快递的资格,而这7万元只是加盟费,不包括房租、人工等其他费用。

  一年半之后,姚晶得知百世被收购,但对于与极兔网点的融合,二级加盟商并没有多少话语权。今年春节之前,姚晶还能够正常拉货和派送,不过过完年之后,从2月9日开始,当地百世快递的货便全部转移到了极兔。

  “现在极兔总部是不认可我们原百世的人的。”姚晶称:“我们百世老板的意思是,他被强制执行了,经营权被没收了,所以导致我们也什么都没了。除了7万加盟费,我还有约3万元的派件费没有到手,像我这样的加盟代理商还很多。”

  对于这笔钱究竟该由哪一方来付,姚晶和其他二级加盟商也找过当地的极兔总部,并未获得解决办法。

  根据姚晶向记者转发的聊天记录,2月9日,当地百世一级加盟商老板在微信群内告知代理商们:“极兔融合百世,百世已无件量,已倒闭,至于欠大家的承包的派费正在和极兔协商看有赔偿多少。”

  而主动退出的百世加盟商也不一定能顺利拿到退款。二级网点之间进行收购,网点之间不能直接交易,而是要通过一级网点,根据李源的表述:“现在我们知道的是,我们交了这笔钱给县城(一级加盟商)以后,实际上百世的乡镇(二级)加盟商他们一分钱没有拿得到。”

  末端网点融合过程中的异常很快便直接影响到了消费者的体验。3月28日,国家邮政局发布关于2022年2月邮政业用户申诉情况的通告,当月全国快递企业申诉率(百万件快件业务量)平均为3.43,在主要快递企业中,UPS、DHL、百世快递、FedEx、宅急送等几家快递申诉率较高,百世快递以15.13位列第三,在国内快递企业中申诉率最高。

  融合效果不及预期

  根据百世此前公布的消息,2021年12月17日,极兔与百世的转让交易完成,相关业务也顺利移交。但从末端网点反馈的情况来看,2022年一季度已经过去,两网融合的进展并不如人意。

  快递行业专家赵小敏向记者表示,由于交易事项已经全部交割完成,这个事情跟百世集团已无关系。在收购之后,极兔应该明确地向市场传递出新的打法和方向,融合出现问题时也应该进行明确的调整,但从最近四个多月的市场表现来看,极兔并没有展现出特别大的竞争力,收购之后的目标战略也不够清晰。

  虽然对于加盟制快递企业来说,加盟商融合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中间因为利益分配而产生矛盾在所难免,但在高度集中化的快递市场,竞争对手不会给极兔太多时间。

  事实上,在极兔百世交易官宣之初,有观点认为,极兔与百世快递的结合,并非“1+1=2”,不能简单地把两家公司业务量相加得出“新极兔”的业务量和市场份额。

  3月19日,A股四家快递公司顺丰、韵达、圆通和申通发布了2月经营数据,受“春节不打烊”影响,“通达系”快递公司业务量均大涨,其中申通快递完成7.23亿票,同比增长85.59%;圆通业务完成9.67亿票,同比上涨82.83%;韵达快递完成业务12.16亿票,同比增长73.47%。群益证券在2022年2月快递行业经营数据点评的研报中表示,2月行业CR8环比提升3.4个百分点至85.3%,是近年最大幅度的提升,也反映出极兔百世快递整合后份额溢出,行业集中度出现加速提升的态势。

  末端网点老板更能直观地感受到件量的变化。“就是因为融合异常,转运中心异常,包括这些网点异常,造成了商家不敢发货。”李源告诉记者,其网点目前每天的派件量大约在90-110件,和去年“618”大促之前的量差不多。

  在其看来,融合异常导致的暂时性件量下滑是正常的,李源称,“我们都知道融合肯定会造成很多地方的异常,极兔单量下滑、百世单量下滑是很正常的事。但问题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抱成一团共渡这个难关,熬到6月份以后我们就好过了,件量肯定会涨上来。”

  值得关注的是,从极兔官方向外传递的信息来看,在去年10月29日宣布收购百世国内快递业务之后,极兔的一系列公开动作都集中在海外市场。1月,极兔宣布启动位于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两国的快递网络运营;2月,极兔宣布正式进驻拉丁美洲市场,并在墨西哥顺利起网运营;3月初,极兔宣布正在对接亚马逊后台承运商服务,计划开通阿联酋、墨西哥、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站点;日前,极兔国际已上线英国、德国经济小包业务。

  极兔国际动作不断,而面对集中度不断提升的国内快递市场以及即将到来的“618”年中大促,“极兔+百世”有何新打法和新目标,4月7日,记者亦向极兔发去采访问题,但并未收到对方回应。

在赵小敏看来,极兔接下来要面临的不仅是“618”的问题,由于疫情,今年的五一的情况和往年不一样,如果在4月15日左右疫情能有大范围的明显改善,今年五一大家正常过节、消费和出行的话,那快递市场可能会有比较大的爆发,对极兔网络来说,时间是越来越紧迫的。另外,极兔还面临着上市的挑战,虽然目前可以看到极兔在中东、南美等国际市场的布局,但核心还是在国内市场的竞争力,如果件量规模不够、网络凝结不好、模式和三通一达对比没有新颖之处,那么其估值也会受到影响。

(来源:国际金融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