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
“青山”求万仞 “镍盘”何重生
日期:2022-3-14浏览:386次
 

“现在,市场上大家最关心的,是LME 开盘后,青山控股有没有足够资金用于交付保证金?能不能调到足够的现货用于交割?”3月11日,浙商期货有色金属高级分析师蒋欣彬说道。

  3月7日~8日,伦敦金属交易所镍期货价格暴力拉升,其后交易所虽然宣布暂停交易,并取消了英国时间3月8日零点(含)之后在电话交易和LME select上执行的所有交易,但伦镍期货的价格仍处于历史高位。Wind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8日收盘,伦镍期货报8万美元/吨。

  多名期货行业人士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虽然从目前的公开信息来看,不能确定青山控股具体的做空成本和空头头寸,但青山控股作为空头的身份是大概率可以判定的。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青山控股实控人项光达希望能“筑万仞青山,炼百年不锈”,公司也逐渐成长为中国低调的“镍王”。

  然而当下,青山控股需要面对诸多棘手难题,能不能凑足现货交割?找谁调货?伦镍价格开盘后是涨还是跌?可有足够资金交付保证金而不至于被强平?

  项光达曾说,“越难做的事情,你的竞争性越强”。而如今身处风暴中,青山如何解困,“镍”盘能否重生,仍未可知。

  谁可为援手?

  “受伦镍期货影响,镍的现货价格也涨得很高,下游很多客户都在观望,接货意愿普遍不强。”蒋欣彬说,当前的市场情绪下,大家都在观望青山能不能平稳过关,关键是能不能调到足够的现货用于交割。如果有现货能交割,那么市场会认为青山的货是够的,暴涨的伦镍期货价格也会应声回落;但如果青山不能交出现货,大家都知道其手中无货,伦镍价格可能会持续走高,继续逼仓之下,青山可能面临被强平的局面。

  故而,有多名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当下,对青山而言,非常关键的两点在于:有没有足够的资金用于交保证金?有没有足够的现货用于交割?

  形势紧迫,究竟谁可为青山施以援手?

  市场上现货方面,根据Wind数据,截至3月11日,伦敦金属交易所镍总库存为7.57万吨。另外,国储局也有大量的镍储备。

  不过,融智有色创始人、首席研究员高承君3月11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中储有多少现货我不知道。但伦镍库存中,很大一部分被多头控制。”LME数据显示,截至2月9日,有一名身份不详的镍库存持货商,持有LME 50%~80%的镍库存。当时其持有时间已近一个月,持仓时间相对较长,说明持货商非常看好镍价上涨,或者是为了自己的未来供应合约而存货。

  另外,金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川集团”)作为国内第一大镍板生产厂商,也有现货,且有产能持续供应镍板。

  “目前国内基本没有镍豆产能,真要交割的话,只有依靠国内最大的镍板厂商金川。但金川一年产能也才十几万吨,难道金川不管其长期客户、长期订单,反而去帮青山生产交割品吗?”高承君表示。

  也正如高承君所预料,3月11日,金川集团发布《关于近期镍市场有关传闻的公告》称,“本公司生产正常、经营平稳有序,上下游客户关系稳定良好,严格按照‘现货对冲、余量保值’的模式进行套期保值,无重大经营风险”,“截至目前,本公司未参与本次市场异动利益相关方的任何行动”。

  无锡中联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韩建标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2021年国内所有镍产品合计总产量约为八九十万吨,总产量中,伦镍交割品约16万吨至17万吨,镍生铁产量约40万吨,还有一些MHP氢氧化镍钴。”

  假设青山此次做空20万吨镍期货,那么即使全国的镍交割品产能满负荷运转,也很难生产出20万吨现货供青山交割。

  既然国内产能不足,青山能找国外厂商加工吗?

  “金川已经是全球第三大镍生产商。前三中,俄镍已经被制裁了。更关键的是,目前世界上镍板产能是平衡的,平白多出来20万吨的量,不会有企业立马建设新的生产线,专门替青山生产镍板。”高承君补充。

  而当下国际期货市场上无常的博弈,或许也正在考验着项光达的选择和决心。

  青山控股做空的头寸究竟是15万吨还是20万吨,恐怕只有青山控股的管理层才知晓,但从事件发酵的情况来看,青山控股做空的头寸数量恐怕不低。

  有期货市场分析人士在与记者交流中指出,青山控股的做空大概率不是一次性卖出空单,而是一个持续的过程,至于平均的卖出价格,并未公布。

  蒋欣彬提到,镍合约中,交易活跃的基本都是近月,譬如当下是3月,4~6月份交易量相对活跃,7月份之后合约就少了,因为远月市场参与方交易少,缺乏流动性。

  至于青山控股的现货交割,一名期货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大概率不是一次性交割,而是在后续几个月内分期交割,不过交割数量也并不少。同时,3月的交割期将至,青山控股是否有3月的合约到期需要现货交割,也是市场所关注的。

  此外,后续的交割能否完成抑或被强平,目前也还难以判断。也有分析人士认为,青山可能会选择凑够最近交割期所需的现货先行交割,后续若伦镍期货价格回落,做空的损失或许可控甚至逆转。

  3月12日,有消息称,项光达周四(3月11日)与10家银行及经纪商开会时表示,他仍然相信镍价最终会下跌,所以不打算减持镍空头仓位,将继续坚定做空,同时有意抵押集团在印尼的部分资产,以便腾出资金周转应对。

  此前,一直有消息说瑞士巨头嘉能可是此次事件中的多头,不过嘉能可两度回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均否认。

  镍期货的市场玩家有哪些?一名关注镍期货的业内人士介绍,当前镍产业链参与者主要有矿山、冶炼企业、贸易商及下游加工企业,代表企业包括嘉能可、托克、摩科瑞等国际贸易商,以及金川、青山等大型冶炼企业。“镍期货市场主要是有几个大的玩家,他们具备了很强的话语权,譬如青山控股,之前有数据显示2020年它拥有全球18%的镍市场份额。”

  青山控股要面对的是一个多头吗?或许不是。

  时间紧迫

  3月12日,张涛(化名)正身处印尼青山工业园。年初,他去过一次青山工业园附近的码头,车来车往,码头上非常忙碌。听当地的员工说,青山码头一直非常繁忙,海上经常停着货轮等待卸货。青山控股合作方华友钴业旗下一家在印尼的子公司生产线已经投产,“出来了两批成品,主要生产氢氧化镍钴”。

  2009年,青山控股开始在印尼布局镍矿开采和冶炼。2014年、2020年印尼两次出台禁矿令,禁止原材料出口,项光达下了一步先手棋,把触角伸向镍原料市场。

  “青山控股早期做不锈钢,赚的利润其实不多,钱大多数落入了海外矿山企业口袋里。如果要利润最大化,产业链做全很重要,不过关键还是要有矿,因为大宗商品拉长周期来看,整体的趋势还是上涨的,青山控股上游有矿可以生产原材料,下游又有新能源等布局,就可以锁住原料成本,越往后发展,成本优势越明显。”蒋欣彬表示。

  但时间或许是最残酷的。有分析人士告诉记者,LME每天可以交割,3月18~21日这段时间交割量最大,如果青山控股有合约到期,“那留给公司用以筹集现货的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

  相比于眼下伦镍期货市场多头猛攻,空头重压在肩的局面,一年前,2021年3月4日前后,可以说是攻守互换,形势调转。

  2021年3月3日,印尼青山公布消息称,青山实业与华友钴业、中伟股份签订高冰镍供应协议,三方共同约定,青山实业将于2021年10月开始,在一年内向华友钴业供应6万吨高冰镍,向中伟股份供应4万吨高冰镍。

  消息一出,伦镍期货市场价格连续2日大跌,镍价从27000美元/吨跌至16000美元/吨,跌幅超15%。

  青山的高冰镍为何能打下镍价?关键点在于成本,红土镍矿成本低于硫化镍矿。而青山控股在印尼持有的镍矿,正是红土镍矿,而欧美国家生产的是硫化镍矿。

  具体需求而言,镍的主要需求来自不锈钢、高温合金和动力电池。不锈钢方面,由于镍铁的兴起,镍板被大量替代。高承君介绍,目前镍板主要应用于高温合金、特钢等。“动力电池方面,目前硫酸镍的主要原材料是MHP(氢氧化镍钴),镍豆、废镍作为补充。青山控股能够打压镍价的逻辑在于,如果红土镍矿高冰镍迅速放量,市场上就不需要那么多镍豆了,交割品的供需关系也将缓和。”

  如果一年前,青山做空,或许可从中获利一把。但拉长周期,蒋欣彬分析,从近两年的价格波动来看,市场整体还是做多的。2020年全球疫情暴发后,经济陷入严重衰退,为挽救经济,全球主要央行向市场投入天量流动性,商品价格出现V型反转,铜铝锌镍等基本金属开启轰轰烈烈的大牛市,2020~2021年各品种涨幅均接近100%。2021年春节后,美国财政刺激加码推动基本金属价格大幅上涨,镍价一度接近15万元/吨的高位。虽然随后青山高冰镍消息发布,市场陷入恐慌,镍价连续暴跌,最低触及118000元/吨一线。但此后,电动汽车产销量大幅增长带动镍市需求增长,全球交易所库存持续下滑,镍价重拾涨势。2022年1月,LME大户持仓报告披露某交易商持有交易所库存50%以上,镍库存高度集中引发挤仓忧虑。

  Wind数据显示,2021年3月1日,伦敦金属交易所镍库存为25.06万吨。而截至2022年3月11日,库存已降至7.57万吨。可以看出,库存被大量消耗。高承君认为,镍库存下降,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镍豆被消耗了。

  在此背景下,青山又被抓住现货非交割品的漏洞,从而被多头狙击。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前,伦镍交割品供需关系已经比较紧张。冲突爆发后,俄镍被制裁,供给受阻,进一步加剧了供需失衡。

  韩建标表示:“交割品种里,俄镍占比约为10%,这意味着下游厂商需要购买其他品种来替代俄镍,比如芬兰镍、澳大利亚镍,抢购势必抬高镍的现货价格,从而抬高镍的升水。所谓的升贴水,是指现货与期货的差额,现货高于期货便是升水,现货低于期货便是贴水。抢购现货镍造成升水大幅度提高,从而带动了伦敦期货交易所镍期货价格的上涨。再加上多头意识到,以目前的生产状况和市场库存,青山组织不了那么多的量去交割,所以才出现这样的逼空行为,造成青山控股可能出现巨额亏损。”

  在高承君看来,青山其实是在“赌”。“青山控股主要产品是镍铁,高冰镍也是才出货。并且不管是镍铁还是高冰镍,在伦敦、上海市场都不是期货交割品。期货市场是用纯镍作为交割品,一般有两种,镍板和镍豆。但青山控股并没有镍板、镍豆产品,无法提供交割品。若网传20万吨属实,青山控股交易的量超过了其产量,相当于留了风险敞口,这就属于在赌市场走势了。”

  时间流逝,对于青山控股来说,“镍”盘还能重生么?(来源:中国经济网)